文章出處:https://www.facebook.com/notes/%E6%96%87%E8%8C%9C%E7%9A%84%E8%B2%A1%E7%B6%93%E6%95%85%E4%BA%8B/%E9%99%AA%E6%88%91%E5%88%B0%E6%9C%80%E5%BE%8C-%E9%99%B3%E6%96%87%E8%8C%9C/142991792449371

 

你躺在那裡,無助,鼻、口不斷地出血。我將淚水隱藏 於鎮靜的表情背後,與醫生談論你的病情。過去九年半,你總是什麼都不要,只渴望我抱你在懷裡;但這一刻,你一生惟一的渴望已被擱棄。你喘不過氣來,只好伸 出長長泛黑缺氧的舌頭。醫生說你的肺泡破了,只能藉著口呼吸,接著告訴從工作場合趕至醫院的我:「Smokey的狀況很不樂觀。」剎那間,我正要哭出來, 你卻站了起來;像是抗議,像是無言的掙扎;你想證明,再一次向媽媽證明,這一生你已熬過了無數的病痛,這一回你不會真的倒下嗎?

你走的那一 天,七月十三日;早上還在社區裡「追殺」一隻討厭的貓。儘管十天前,你已經被診斷出心臟瓣膜完全脫落,但你仍舊維持每天神采奕奕;像一頭永不屈服的小獅 子。九年半前,我和你奇遇;當時一家狗店裡,你歪著頭,烏溜溜天使般的眼神望著我,狗店主人說:「這隻狗天生殘障,活不久。」我二話不說買了你,帶回家。 給著名的獸醫看,他先誤診你得了水腦症,活不過兩年;我只好每天抱著你,怕你受傷,也怕你痛苦。在我的七隻狗裡,你最像我的孩子,使我平生第一次領悟當媽 媽的滋味。過去我疼愛的狗,半像玩伴,半像親人。只有你,總在我的懷裡,搖著你,唱歌給你聽。我不是一個好媽媽,工作太忙,疼的時刻,呵護備至;忙的時 刻,匆忙抱個五、六分鐘,即出門上班。你的身體後來被診斷僅是耳線不平衡,但為時已晚,那時你已兩歲了,脊椎彎曲S狀,成了一隻徹底殘疾的狗。可是無論我 多忙碌,你總是靜靜地等待我;歪歪的頭,踩著不對等的前腿,你能守在門口,就守門;家裡的人把你抱進室內,讓你早點睡覺,你還是固執地等在樓梯口;等一個 不盡責、但深愛你的媽媽回家。

七歲時,你又因行動不便走得慢,不小心被家裡的工作人員關門時活生生碾斷了腳掌。你燒成骨灰後,我看著兩年半 前早已細碎、斷裂的腳盤;Smokey,這後來的兩年半,你用什麼力量支撐著你,每天仍堅持跳上三樓找媽媽?院子裡追鳥?社區追野貓?正常時你走路總免不 了一跛一跛,但每當我喊你的時候,你卻仍可以斷掌之腳飛奔至我身旁,只渴求我一抱。住溫州街時,有次我胃出血住院,救護車把我從竹籬笆門帶走。你和「李敖 大哥大」,哥倆兩隻小博美望著一切情景,從此每天只急著吃飽了飯,一前一後坐竹籬笆門前等我回家;家裡的人告訴我,你們整整等了七天七夜,叫你們進門,也 不應。

你走的這幾天,我回想你像天使般的點滴過往。我給你的那麼少,總是忙碌,匆促;你回報我的卻那麼多。媽媽的世界很大,但你卻堅忍地死 死相守。照顧你的管家助理們總半開玩笑半抱怨「奇怪,每天都是我們在餵他吃飯,帶他散步,為什麼他知道妳才是他的媽媽?」我在家讀書時,你坐身旁;我彈琴 時,你躺腳下,我上廁所、泡澡,你抓門,也要跟進。小時候,我最常唱〈When You Wish Upon A Star〉,每當我輕哼,你就高興地自個兒躺下換個四腳朝天的景象;我還曾警告你,「Smokey,這不是向星星許願的好姿勢。」你走那天,我已無法也無 心工作;過幾天再回去主持廣播時,拿起美國歌唱選秀亞軍十一歲「小賈姬」新推出的追夢專輯,頭一首收錄的歌竟也是〈When You Wish Upon A Star〉。親愛的寶貝,據說廣播的頻率可以遠傳至天空中,我播著歌,流著淚,如果你已到了天堂,我想向星星許願,願它叫醒你,聽見我為你播放這首牽緣我 們之間;最難忘的音符。

搶救你的那一天,有一度你不太流血了,而且站起來灑了一泡尿;我以為奇蹟出現了。因為肺積水的人或動物,要能救回命 來,最重要的就是得把肺裡的水趕緊排掉。我興奮地問醫生,你是否好轉了?高興地手舞足蹈,頓時間竟把手中為你輸送氧氣的管子拿在半空中,害你差點斷了氣。 等醫生再測你的心臟,答案很殘酷,仍只維持四十微弱心跳,我聽了放聲大哭。你似乎聽到媽媽的哭聲,不忍心以沾滿血水的舌頭,舔了我的手。Smokey,你 不會說話,不能如人一般留下遺言,你想告訴我,放手讓你走?還是一如往常,你要克服到底呢?

救你至深夜,探望你的朋友愈來愈多,梁蕾阿姨、 袁自育、趙詠華、中天電視台同事們……;而歷史像一張沒有顏色的影片,在我們眼前一一走過。你生於二○○一年約莫九月,這期間養育你的我換了幾個工作,搬 了兩次家,進了政壇,又遠離政壇。與你一起活在島嶼上的人們覺得時間翻轉了好幾個輪盤,只有單純的你,無須掛念一切名利得失,一生只有一個信念,打敗家裡 其他爭寵的狗,然後躺在媽媽懷裡,把你本來歪歪的頭斜靠媽媽的心口;那裡,你知道永遠有一個愛你的角落。

近深夜了,搶救你的醫生一口未進 食,試一個療法無效,再試另一個療法;我整個人則陷入分裂狀態。冷靜部分的我,委託詠華及朋友們去誠品為你準備後事用的箱子、玩具;另一部分不肯放棄的 我,不斷地向你喊話:「Smokey,記得媽媽永遠愛你。」我沒說出的是你一生毅力驚人,我渴望奇蹟。

十一點二十分,你站起來,便血。我問 醫師,這代表什麼意思?醫生告訴我,你心臟衰竭,體內已經有許多組織壞死;雖然離第二劑強心針結束還有二十分才終止一切可行的治療,我冷靜堅決地請求醫 生,立即讓你平靜地走,我不要你再吃苦。醫生掙扎了一會兒,終於答應我的請求。她拿出大針筒準備結束你的生命時,你原本已下垂疲憊的眼神,瞬間咕嚕咕嚕左 右輪轉;Smokey,你怨懟媽媽沒有讓你嘗試到最後?還是你想留給媽媽最後最可愛、最像天使、表情最美的回憶?

醫師要注射最後的液體,幫助你了結並放下一切掙扎與痛苦。那一刻,我大聲告訴你「媽媽永遠愛你」,詠華唱著〈慈悲的滋味〉,小妹一旁為你祝禱;你睜著眼,眼眶帶淚,接著鼻孔湧出大量鮮血。

那一秒,我知道我的天使解脫,走了。

拔掉你身上討厭的管子,脫下當天我穿在身上橘紅色的新衣包裹著你,抱著你,一路擁著你回家。睡覺前,我對你再唱一回〈When You Wish Upon A Star〉,然後才把你置入詠華親手為你布置美麗的新床。

清晨,鳥叫了。我打開窗戶,窗外雲飄著,天很藍。是的,我與你終生總是向著天空許願;這一天你要上天堂,老天為你洗滌了一個乾淨的天空,好讓我摯愛的Smokey找著喜愛的雲朵,帶著你飛向最想去的地方。

你 火化的那天,我帶著你,再去一趟最愛的咖啡館,再走一圈社區的路。近午,我身上橘紅的衣服,包著你,火化了。回家已近夕陽時分,天仍藍,白雲也未散,雲朵 個個輕柔如我可愛的小天使;惟獨一朵泛著如博美毛皮的黃光雲霞,豎立我家門前的山頭;像是一生等候忠心的伴侶,對我最終的告別。

Smokey,感謝你一生的守候。而做媽媽的我,最終能為你做的,竟只是陪你到最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galove 的頭像
Megalove

克拉拉狗屋

Mega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