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很多健康的狗狗開放領養中,請至狗狗領養區。。

分享我的學姐寫的網誌,讓最近有需要作決定的捧油們,算是一劑安心劑。。

不要認為你幫寵物們作的決定,是"錯"的。。(除非你本身是位精神不正常的人)...

 

資料來源: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20017314687357&set=a.150933591595729.22902.100000372669325&theater#!/note.php?note_id=172401936139687&id=100000924907274

 

===============(我是分隔線小姐)======================

迎接新生命一點都不難,有本事送終才厲害。

這邊說的送終不是看著孩子拖著病痛直到嚥下最後一口氣。

我講的是有勇氣下讓孩子走的決定並且陪在身邊到孩子沒有氣息。

 

每 次看到有孩子病痛纏身,爸媽提到可能就讓他走免得孩子受苦,總是會有人出來批評,我就想問,你們這些人,有誰,真的有站在分叉路口,面臨過同樣抉擇的經 驗? 那種恐懼是會讓人發抖的,那種心碎是會讓人夜裡無法成眠的。如果不是因為捨不得孩子痛到尖叫,成天躺在自己的嘔吐物排泄物當中,可以用的止痛藥抗生素消炎 劑都已經輪番上陣到醫生說沒藥可用了,有誰會願意放棄一條生命。也許有的人寧願讓孩子痛到死說是捨不得讓他走,但我認為那是因為作決定更難。這種決定需要 勇氣,而這年頭有勇氣的人有多少個?

 

我的櫃子上有八個骨灰罈子。其中除了一隻因為手術當中出了差錯走掉,一 隻在我出門前還好回來的時候已經涼了,其餘六個都是我作決定讓他們走的。誰敢來批評我沒愛心沒耐心沒善心怕麻煩還是我根本就不愛他們?那六個,兩隻腎衰竭 直到昏迷我請醫生送他們走。後來我很後悔沒有早點讓他們解脫。六年了,我想到還是哭,就不要講當初醫生一邊打針我一直親他們淚如雨下。另外三個都是社區的 TNR小小貓,六個月大感染冠狀病毒後來變種成為貓傳染性腹膜炎陸續發病。FIP在全世界都是無藥可醫的。但是因為非常難確診,還是積極治療到所有症狀都 出現了才照樣哭著幫他們解脫。一個半月送走三隻。下決定很簡單嗎?一點都不。但是不下決定的話,看過FIP發病後期的人就知道有多慘。如果真的愛孩子的 話,怎麼捨得讓他們那樣痛苦掙扎?

 

我的臭貝在美國出生,她登記在協會的名字是 Babe Chen Polun。十六歲的時候因為巨大性細胞瘤還有乳腺瘤發病治療無效在台灣過世。那是夏天,一切來的很快。先是肚子上長了腫瘤一碰就痛,後來開始劇烈嘔吐, 拉血。後來肚子上的腫瘤開始流膿,醫生考慮到年紀直接用噴劑局部麻醉直接在肚子上開洞引流。每天吃黑酵母傷口很快就好但是兩個禮拜後又復發。醫生清傷口是 直接擠壓血水瞬間噴出來,臭貝痛到頭往後仰四肢拉直,還是沒叫。我每天在家幫他打針清傷口擦全身。點滴是一定要打的。天氣不好就在我床邊打。天氣好就讓他 在車庫吹風兼打針,萬一又吐我可以在車庫直接幫她洗澡。後來她開始會痛到尖叫。誇張的程度連鄰居都會跑來看。止痛針按照醫生指示打,一直打到最後一次拿要 醫生跟我說沒有藥可以給了。

 

只要我有空我就躺在臭貝旁邊跟她說,不要捨不得媽咪,真的,放心的走。

 

六 月五號半夜,臭貝開始尖叫。打了最後一劑止痛針,原本就已經因為後腿無力需要人幫忙才站得起來的臭貝居然自己爬了起來。讓她躺下她還是自己站了起來。開始 在房子裡面到處逛。逛到門邊,開門讓她出去院子,逛完了又進屋裡來。看看樓梯她又想上去,逛完樓上她想去車庫外面。我到現在還可以看見臭貝站在屋前仰頭看 看左邊,又吃力的轉身看看右邊,用力吸吸空氣的那個畫面。夜裡星星滿天。

 

隔天早上讓她到車庫 裡休息。不到中午她又開始尖叫了,我已經沒有止痛針可打。蹲在臭貝旁邊跟她說,媽咪不會再讓你痛了。去連絡之前幫忙照顧的鄰居一起送到醫院去。鄰居非常不 捨又叫又跳的哀求醫生不要打,又跟我說她可以帶回去照顧。不要,我不要再讓她尖叫了。我看著趴在診療台的臭貝,她的眼神非常平靜清澈,她望著我,我跟她都 明白時候到了。輕輕摸著她掉眼淚,我陪她走到最後。

所以,下次如果遇到有人不得不下痛苦的決定,請不要再批評,因為你們根本不知道你們在講什麼東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galove 的頭像
Megalove

克拉拉狗屋

Mega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鄭新樺
  • 我非常非常知道那是多麼痛ㄉ感受.只因為我也讓心愛的狗寶貝在我身旁安心ㄉ離去.不多說已經10年多ㄌ想起來還是很痛.